笔趣阁 > 大佬退休之后 > 565:七宗罪之三

565:七宗罪之三

在普通区和富人区缓冲区搭乘公交车,花轻轻上车前先伸长脖子观察车厢情况。
  
  裴叶轻拍她后脑勺。
  
  “上车!”
  
  “我是担心车上有什么不和谐的东西。”
  
  例如穿着红衣红裙黑帽的女性。
  
  先前公交车经历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还未散掉,导致她现在看到公交车都忍不住心里打鼓。
  
  裴叶挑了个靠近车门的位置坐下,打开车窗望向某个方向:“‘击鼓传花’下一个目标是我,我没有动静就意味着游戏环节卡住了——只要他们还遵守游戏规则,同一时期没有出现第二个游戏参与者,便不会发生公交车丑闻。”
  
  幕后垃圾的反应能力比裴叶想象中还快。
  
  她前脚刚帮花轻轻前脚跑完手续,准备等孕妇出来,找麻烦的人后脚就跟上来。
  
  那是一个穿着黑西装黑风衣戴着黑色帽子的神秘男人。
  
  他口袋里藏着枪。
  
  裴叶佯装受威胁,被带到医院附近。
  
  然后发现这样的黑衣男人还有八个!
  
  这九个黑衣男人给她的感觉与死在艾莎拉大酒店的杨大小姐的护卫气息非常相似。
  
  裴叶基本肯定“击鼓传花”跟七大家族有牵扯,干脆就是其中一家弄出来的。
  
  啧,好歹也是传了两三百年的七大家族,族人就这个德行?
  
  杨大小姐将男人当一次性用品,一个不高兴就将人虐待一番再让人原地升天,那位玩“击鼓传花”取乐的老兄(姐妹)变(防和谐)态起来也跟杨大小姐不分伯仲,恶心程度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恶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权利顶端的势力团体全员恶人!
  
  裴叶故作慌张地质问他们想干什么。
  
  其中一人用枪顶着她的后脑勺。
  
  “听说是你坏了规矩?”
  
  裴叶眉头一扬,直白追问:“破坏规矩?哦——你们跟公交车那个‘击鼓传花’什么关系?”
  
  一人轻蔑道:“我以为你会吓破胆子狡辩耍赖。”
  
  第二人道:“这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情,她承认都来不及,怎么会狡辩耍赖。”

  
  第三人却说:“‘击鼓传花’是我们爷为了帮助那些需要经济援助的女人弄的。但也不是什么女人都有资格,最重要的是遵守规矩,绝对不能让我们爷不开心。他最讨厌不守规矩的人,不守规矩就该付出代价。如果你愿意遵守规矩,你就可以替代之前那个女人,做得好也能够获得经济援助。你要知道,那可是一笔你张开腿一辈子也赚不到的巨额财富。”
  
  裴叶仿佛听到本年度最大的笑话。
  
  “你们说什么?帮助需要经济援助的女人?”
  
  说着还像是恩赐。
  
  呵呵,这分明是对人性的践踏。
  
  面对裴叶的质问,他们的回答是那么理所当然。
  
  甚至对裴叶露出鄙夷的眼神:“这是正规合法的社会公益项目,这些年帮助不少贫困女性脱贫,让她们能在普通区过上富人生活,更有佼佼者能在富人区定居,从而改变一生命运。”
  
  他们的主人用权利亲自实践“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句话。
  
  当然——
  
  “……究竟是社会公益福利还是索命警报,这就看你怎么做了。”
  
  摆在这个贫民窟女人跟前没有其他选择,要么屈服,遵守规矩换成“击鼓传花”这一环,让之后苦等的女性能拿到改变命运的机会,要么反抗被他们制服,强行执行游戏,要么就是死!
  
  因为没从裴叶身上感觉到丁点儿危险,他们以为她只是个比普通人能打的女人。
  
  贫民窟的女人的确比较野。
  
  面对他们丢出的选择ABC,裴叶选择了D。
  
  送他们九人原地升天跟阎王爷谈心。
  
  杀人这事儿,裴叶干得多了,但从未有一次像今天一样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金光灿灿,散发着圣洁光芒。
  
  花轻轻好奇礼物。
  
  一边拆一边手抖。
  
  “这个真的超级贵啊……”
  
  “……我听粉丝说过,这条项链价位中六……”
  
  “……筱青姐,那几个热情好客的东道主土豪是不是太土豪了……”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裴叶眉头也不抬。
  
  “中六搁在土豪眼中跟我们手头几块钱一样,丢了甚至不值得他们弯腰,你放心好了。”
  
  花轻轻:“……”
  
  虽说这个有黑塔的扭曲世界物价成迷,但花轻轻也不是傻白甜。
  
  土豪再憨憨也不至于乱撒钱。
  
  “筱青姐在看什么?”
  
  裴叶道:“社会福利基金。”
  
  她正用手机搜索所谓的社会公益项目。
  
  万万没想到,“击鼓传花”还真是个“正规合法”的“社会公益项目”,由某社会福利基金设立。
  
  因为名声不大,知之者甚少,便有一些“商业头脑发达”的私人中介帮急需用钱的女性报名申请,从中抽取一成到五成不等的中介费。估计校服少年校园论坛那个帖子也是黑心中介匿名发的。
  
  除了“击鼓传花”,还有其他“公益项目”。
  
  网页宣传更有意思。
  
  【一份付出一分收获】
  
  【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暴富】
  
  这话是没错,但结合那些公益项目的内容,裴叶的笑都噙着24K纯金冷意。
  
  顺着这条线索,查到七大家族之一的夙家身上。
  
  福利基金的logo也正是夙家族徽的修改版。
  
  “果然又是七大家族。”
  
  她想到什么,连忙打开【恋与养崽】,翻看【系统记录】。
  
  “啧,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她基本肯定夙家那人就是七个任务目标之一,甚至还猜出了后者的“罪名”。
  
  滥用权力、践踏人性、引诱堕落,即为“傲慢”。
  
  哪怕不是为了系统给的副本任务,她也要摘了那小子的人头。
  
  被死神凝视的当事人却不这么想。
  
  夙家负责大部分富人区的治安工作,除了其他家族的地盘,其他地方都有他们的监控耳目。
  
  本以为几分钟就能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挑衅冒犯夙家。
  
  结果——
  
  摄像头并未拍到任何与裴叶相关的画面。
  
  画面中的九个人死得突然,要害部位突然喷溅出血花。
  
  看着视频中倒地的人,他不信邪地反复看了几遍。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最后一遍,他突然跟触电般站起来。
  
  不是错觉!
  
  视频内与他后背心,正有一双眼睛冷冷看着他。
  
  那是看死人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