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二一一、西海三小

二一一、西海三小

一条大鱼在大海中,恣意畅游,忽然一道金线垂落,生有无穷诱惑,它懵懂无知,情不自禁的凑了过去,被金线透体而入。
  
  方圆千里的海域,跟它一同遭遇的海中生灵,不知凡几。
  
  韩嫣手捻金莲,轻轻一笑,掌中四十八道气劲融会贯通,她并没有学王崇,以大魔妖为媒介,而是以亿万海中生灵为凭依,生生把补天劫手,推进到了如斯地步。
  
  韩嫣此时一掌推出,能蕴含四十八式补天劫手,金丹境以下,绝无人能抵挡,就算对阳真境都有威胁。
  
  尽管她此时只是以寻常海中生灵为凭借,一掌推出,这些被借出力量的生灵,都要悉数爆体而死。
  
  王崇暗暗抽了一口冷气,忖道“面对这一掌,除了以虹化之术飞遁,再无其他办法。或者我一剑在手……”
  
  王崇摇了摇头,他若是有一口飞剑,以元阳剑诀推动,的确有可能硬抗此一记,但也最多就是两败俱伤。
  
  何况他有飞剑在手,为何要跟韩嫣硬拼?
  
  剑遁之术天下快绝,只要引得韩嫣发出这一掌,再从容避过,接下来的战斗都不需要去想,就只会有一个结果。
  
  当然,这也是因为,韩嫣才“领悟“了,天邪金莲的运使法门,若是给她一些时间,消化了今日所得,真正把补天劫手炼成,便是另外一种场面。
  
  王崇正在畅想,该如何应对这一击,韩嫣轻轻一笑,手中金莲一抖,无数金线被收回了天邪金莲,她居然放过了那些海中生灵。
  
  韩嫣盈盈一拜,说道“多谢季公子成全,韩嫣日后若有成就,没齿难忘。”
  
  王崇摇了摇头,忽然不想再说什么。
  
  韩嫣始终出身魔门,尽管他也是出身天心观,但在演庆真君斩断因果之后,王崇就是真正的道家弟子了,他和韩嫣之间,无论如何都只能是敌人。
  
  但两人互相都知道对方一些秘密,又交流了补天劫手的道法,关系反而颇为亲密,甚至可能比曾经在接天关,一起共事过的齐冰云,安羽妙还要更亲近些。
  
  这事儿说来玄妙,王崇也不愿意多细想。
  
  韩嫣收了天邪金莲,随手弹出一道剑丝,钓了一条肥硕的海鱼出来,招呼王崇一起回去。
  
  王崇这一次,却不跟她把遁光联合,施展了虹化之术,当头领先。

  
  韩嫣见王崇卖弄遁法,盈盈一笑,亦施展了小无相剑诀,催动了剑光,身剑合一,居然也不比虹化之术稍慢。
  
  不管是化虹之术,还是剑遁之术,都是此界顶尖的遁法,两人各显其能,倒也一场好追逐。
  
  两人本来也并未离开太远,王崇远远的看到,齐冰云,安羽妙她们休息的荒岛上,笼罩了一层黑气,忍不住微微惊讶,心道“居然还能遭遇敌人?”
  
  王崇飞到切近,韩嫣也随后不远,他不认得正围绕荒岛,催动邪门法术法宝的三个甚丑的旁门邪修,究竟什么来历,这位魔门女修却一眼就看破了这三人是身份。
  
  韩嫣一咬嘴唇,低声说道“这三个人就是西海三小!”
  
  王崇不觉微微惊讶,叫道“东海有三枭,西海也有此物吗?”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没文化,那是西海三小,大小的小!
  
  王崇瞧了一眼,腹诽道“年纪都蛮老了,哪里小了?难道是什么东西生的小?”
  
  他也不担心齐冰云等人,毕竟这几人都是天下道魔两家,最杰出的年轻一代,就算东海三枭出手,也未必能奈何的了,齐冰云,安羽妙等人。
  
  何况这西海三小,道行可能还略逊东海三枭,只是三人都有一件厉害的法宝,三件法宝在手,就压制了齐冰云等人。
  
  西海三小分别是小恶神罗代,小瘟神毛熊,小魔神苏鲁!
  
  小恶神罗代也不知炼了什么鬼砂子,扬手就是一团夹杂无数星火的光焰,落在荒岛上空,就化为五色光海。
  
  小瘟神毛熊,手持一面大铁盾牌,盾牌上有十八张鬼脸,每个鬼脸都口出邪异的咒言,随即成各种法术。法术从大铁盾牌的十八张鬼脸上,纷纷落下,难对付已极。
  
  小魔神苏鲁,精通变化之术,变化成了一条恶龙,两翅张开,不断的喷吐毒烟,毒焰,毒火。
  
  过得不得片刻,他又变化为一头独眼巨人,双拳论起,砸在下方雷孤竹撑起的一团光罩上,砸得光华四射,显然这位云门的散修,已经撑不得多久。
  
  虞南翼抱着裘仙儿,不断的垂泪,刚才裘仙儿拉着他去附近看落日,没想到撞到了西海三小。
  
  虞南翼没有戒心,也没料到,小恶神罗代无缘无故就忽然出手,用毒砂暗算了裘仙儿。
  
  虞南翼含愤出手,跟西海三小恶斗了一场,还是齐冰云发现不对劲,这才飞来把他和裘仙儿救下。
  
  虞南翼从小被玄武道人抱上山,从未有吃过这种大亏,也不听齐冰云的劝阻,非要跟对方硬来,这才被困在荒岛。
  
  若非如此,齐冰云,安羽妙都精通剑术,雷孤竹,云纨袖夫妇法宝甚多,必然跟对方且战且走,又是一番场面。
  
  虞南翼两眼含泪,抱着裘仙儿,叫道“仙儿,我必然给你报仇!”
  
  王崇本来以为,就算只有齐冰云,又或者安羽妙,也七八成把握,突破困境,却没想到,这几个人根本不尽展所长,以飞遁之术游斗,而是苦苦硬拼。
  
  他不由得讶然,忖道“冰云和羽妙都不是蠢人,这是被谁给拖累了?”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当然天下八蠢中人,你看他那个德性?不好生厮杀,却抱着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管得甚用?
  
  韩嫣一声轻叱,身剑合一,就直冲了上去,立刻就拦截了小魔神苏鲁,让他不能跟西海三小的其余两人联手。
  
  王崇知道韩嫣的战术,绝无差错,也施展了大火流金之术,化为一道赤虹,直扑小瘟神毛熊,他自从修成大衍,就很少用更差一筹的山行海宿之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