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双庶子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同意否?

第四百九十三章 同意否?

沐英来的时间很巧。
  
  这个时候,本来李慎都要起身告辞了,但是听到这个下人的话之后,他又重新坐了回去。
  
  一般来说,下人们通报事情,声音都会低一些,或者直接附耳说话,防止被别人偷听,但是这个李家的吓人,是直接当着李慎的面,说出了这句话。
  
  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已经足够让李慎听到了。
  
  平南侯爷重新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了李兴一眼。
  
  眼前这个情况,如果不是这个李家的吓人有问题,那就是这位大殿下故意让他李慎听到的。
  
  李兴站了起来,对着平南侯拱手道:“大将军避一避?”
  
  李慎笑了笑。
  
  “大殿下,如果本侯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沐英应该是背弃了南蜀,倒向了大晋朝廷,如今他好像是京城羽林卫的郎将,这种人,大殿下也要见?”
  
  李兴微笑道:“非是要见他,而是要见他背后的人,他背后的靖安侯,可以给我们这些亡国之辈第三条路走,大将军却不能,自然要见一见。”
  
  李慎低眉道:“那本侯倒要留下来听一听这第三条路是什么路。”
  
  他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大殿下只是略作犹豫,就干脆的挥手道:“让沐英进来。”
  
  “是。”
  
  没过多久,穿着一身黑衣的沐英,昂首走了进来。
  
  进了这间屋子之后,沐英先是看了李兴一眼,然后又瞥眼看到了李兴旁边的这个中年人,眉头微皱。
  
  他跟在李信身边快有两年时间了,这个中年人是谁他自然是认得的,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李兴居然会当着李慎的面见自己。
  
  他只是瞥了李慎一眼,就装作没有见过李慎的样子,对着李兴微微弯身道:“沐英,见过大殿下。”
  
  他话刚说完,还不等李兴答复,一旁的李慎就眯着眼睛说道:“沐郎将还真是喜爱羽林卫啊,连回乡都不忘穿着羽林卫的常服。”
  
  羽林卫的服色是黑衣黑甲,平时的常服礼服都是黑色的,区别是礼服上会有一枚白线勾勒的白虎,现在沐英穿着的这一身纯黑色的单衣,就是羽林卫郎将普通的常服。
  
  李慎说这句话,就是为了提醒李兴,眼前的这个沐英,已经完全倒向大晋朝廷了。

  
  沐英先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然后咧嘴笑了笑:“在下在京城里做事,买个俸禄微薄,没钱置办衣裳,就把平时穿的衣裳穿回来了。”
  
  “这个大殿下应该不介意吧?”
  
  李兴摇了摇头:“喜欢穿什么便穿什么,没必要这么讲究。”
  
  沐英点了点头,伸手从袖子里取出一封书信,取在手里,低头道:“大殿下,这是我家侯爷写给大殿下的亲笔信,请大殿下过目。”
  
  李兴长叹了一口气,走到沐英身前接过的这封信。
  
  他还没有来得及拆信,就拍了拍沐英的肩膀。
  
  “沐大郎,这两年在京城里混的可好?”
  
  沐英微微低头:“蒙靖安侯爷照顾,过的还行。”
  
  李兴摇了摇头,开始低头拆信。
  
  坐在一旁的李慎,见这个羽林卫的郎将完全无视自己,饶是他修养足够高,心里也难免有些火气,他不轻不重的瞥了沐英一眼,开口道:“沐郎将不认得我?”
  
  沐英回头,上下认真打量了一眼李慎,然后摇头道:“不认得。”
  
  李慎深呼吸了一口气。
  
  “那你算是白跟了李信这么多年,你家的那个侯爷,可不敢忘了我是谁。”
  
  沐英上下认真仔细的打量了李慎一眼,然后再次摇头。
  
  “这位看起来与京城里的平南侯有些相像,不过可惜,那位平南侯已经葬身火海,为奸人所害,所以你不可能是平南侯爷。”
  
  李慎先是愣了愣,随即哑然失笑:“差点忘了,本侯已经被烧死在了京城里了。”
  
  他坐在椅子上,抬头看了沐英一眼,然后开口问道:“你家侯爷现在在哪里?”
  
  “无可奉告。”
  
  黑脸沐英语气平静:“你如果想见我家侯爷,以后估计是会有机会的,不过那个时候,恐怕就不是此时光景了。”
  
  李慎呵呵一笑:“你说起话来,比李信还要硬气的多。”
  
  “有幸跟着侯爷去过一样永州府的祁阳县。”
  
  沐英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某位柱国大将军的所作所为,可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我家侯爷修养好,不屑于跟你多说什么,但是沐某这张嘴,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沐英把目光瞥向李慎的下半身,脸上满是不屑。
  
  “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也就罢了,解开裤腰带之后还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你也配称作男人?”
  
  “到现在,你依旧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老子倒要看一看,你平南侯府和赵郡李氏房倒屋塌之后,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满脸平淡!”
  
  沐英脾气跟比较爆的。
  
  他跟着李信时间长了,对于李信的身世也就基本了解了,尤其是他还跟着李信去了一趟永州老家,在那里他基本把李信母子的情况了解清楚了,从那个时候起,这个巴蜀汉子心中就憋了一口恶气,急于发泄。
  
  就像沐英自己说的那样,李信本人在这里,多半是不屑跟李慎对骂的,但是沐英不一样,他没有那么高的素质,因此他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喷了李慎一顿。
  
  平南侯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听沐英骂完。
  
  “当年旧事,本侯不想再提,你一个伪帝朝的官员,踏足蜀郡地界,还在这里大放厥词,你便不怕本侯斩了你?”
  
  李慎声音冷冽。
  
  “李信本人也不敢这么放肆!”
  
  “跟了李信几年,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沐英高高的昂起头。
  
  “老子姓沐,我沐家上下也还有些人能打,你要是看老子不满意,现在就可以带兵来打汉州城!”
  
  李慎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行忍住心中的怒火没有发作。
  
  而这个时候,李兴也把来自靖安侯爷的书信看完了。
  
  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转头看向沐英,微微放低了声音。
  
  “沐兄弟,靖安侯说的事情太大了,我这边一个人不可能做得了主,我需要时间。”
  
  李兴现在的战略很明显,那就是拖时间,拖的时间越久,局势就越明朗。那个时候这十万户南蜀遗民,才可以选择一个最优的选择。
  
  沐英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这封信的内容,在下不小心昨天给我父亲看到了,我父亲看过之后很高兴,并且表示我沐家同意这封信里的内容。”
  
  沐家是南疆的顶梁柱,他们回头同意了,李兴其实就没有什么拒绝的余地了。
  
  沐英不缓不忙的说道:“侯爷说了,最多两天,两天之后必须要得到大殿下的回复,否则就等同于拒绝。”
  
  “我会在汉州城里住两天。”
  
  他说完这话之后,转身就走。
  
  “两天之后大殿下这边没有消息,我便回去知会侯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