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三百二四章.照片

第三百二四章.照片

孤岛。
  
  隔绝。
  
  孤立无援
  
  这几个词语组合怎么看都有浓重的让人不安的因素。
  
  所幸神谷未来还是比三色院天子要靠谱许多,她在之后很快就想到家中书房不止放置了关于伊晦岛的资料还有关于她父母所属大学有关民俗研究小组的电话,从父母的大学同行那里应该是能够得到他们所拿着的卫星电话号码的。
  
  现在只能暂时按捺住心中的情绪,等待着回到东京的时机了。
  
  将所有的事情都梳理好后,北川寺简单地吃了点东西,泡了个澡就躺进了被窝。
  
  明天还要早起前往早川家询问三色院天子姨妈的事情,他暂时是不打算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可是北川寺这边刚一躺下,从被窝另一边就钻进来了什么东西。
  
  北川寺侧头看去。
  
  神谷未来侧着躺在北川寺身边,正用闪闪发亮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见北川寺转头看向自己,神谷未来也是面色一红,忸怩地问道;“寺君,今晚能不能”
  
  “不能。”北川寺抬了抬双眸回答道。
  
  “明明我话都还没有说完”神谷未来嘴巴一瘪,看上去有些委屈巴巴的。
  
  “不能。”北川寺再度打断道。
  
  看上去完全不讲人情。
  
  神谷未来只能耸了耸肩膀,像是无奈放弃起身了。
  
  可就在她起身打算钻出被窝的时候,一直看着她脸色变化的北川寺又突然开口了:“你稍微等一会儿。”
  
  他支起身子,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神色不变道:“坐。”
  
  呃?
  
  神谷未来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可她还是听话地乖巧坐下,双手搭在膝盖上,端正着身子,黑色的大眼睛看着北川寺。
  
  宛若高级绸缎一般中长的黑发洒落在肩头,神谷未来的脸上泛着小小的红晕,看上去似乎是刚用吹风筒吹完头发所遗留下来的。
  
  北川寺除了让她坐下后就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了,仅是用视线上下扫视着神谷未来。
  
  这让神谷未来多少有些坐立不安。

  
  过了半晌后,北川寺才说出第一句话:
  
  “未来,你觉得很不安?”
  
  “啊?”神谷未来露出几分意外的神色,接着她古灵精怪地笑了起来:“寺君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见她这副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北川寺只是面无表情地凑近着伸出手
  
  捏住了神谷未来的双颊向两边拉扯着,他一边控制着力道去揉搓着神谷未来的脸,一边声音冷淡地说道:
  
  “说实话。”
  
  “好痛!好痛啊寺君!我说!我什么都说了!”
  
  北川寺松开了手。
  
  神谷未来脑袋向后仰去,一边揉着自己的红彤彤的双颊,一边缩着脖子。
  
  她这一下是完全不敢在北川寺面前玩花招了。
  
  经过北川寺刚才一系列的询问,让她确实产生了紧张与不安感。
  
  就算北川寺再怎么强调自己只是单纯的猜测,神谷未来心中也有些不太踏实。
  
  刚才也是想靠北川寺近一点,想下意识地依靠他一点。
  
  可她没想到靠近北川寺的计划没有成功,反而被北川寺两眼就看穿了心事。
  
  神谷未来在这边沉默着不说话,另一边的北川寺率先说道:“还在为神谷伯父与神谷伯母的事情担心?”
  
  “嗯。”神谷未来点了点头。
  
  她对待自己的事情一直都是一颗大心脏,可事情要是跳到父母这方面的话,原本大心脏的神谷未来又有一种小女生一样的纤细之感。
  
  特别是在听见北川寺一番有理有据分析后,还想让神谷未来老老实实的睡觉,这未免有一些强人所难了。
  
  “你其实不用那么担心。”北川寺沉吟一声继续道:“从这边乘坐飞机到冲绳也不过三个小时,要是真出问题的话,从这里到冲绳的实际距离也不是特别远。”
  
  但这句话其实是考虑到神谷未来的心情所说的。
  
  乘坐飞机出门固然方便,但也是要考虑到航班以及当天天气情况的。
  
  再加上只是到冲绳也没有那么大的作用。
  
  还要找到伊晦岛的具体方位,联络出海船只等等。
  
  “寺君”神谷未来很聪明,她当然知道北川寺这些没有直接点出来的条件。
  
  但是对方又是为自己考虑才说出这种话来的
  
  “我知道了,寺君。”神谷未来轻轻地点了点头。
  
  见她这副样子,北川寺也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再犹豫。
  
  他将被褥掀开,又一次拍了拍自己身边,语气毫无变化地对神谷未来说道:
  
  “躺下。”
  
  “躺下?!”这一下神谷未来是真的震惊了。
  
  应该说是幸福来得实在太突然吗?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北川寺竟然会采取如此举动。
  
  神谷未来难得犹豫了。
  
  是的。
  
  明明一开始是她想钻进北川寺的被窝,可真到了实际操作的时候她又犹豫了。
  
  正当神谷未来还在内心之中进行激烈的心理斗争的时候,北川寺却是果断地伸出手
  
  伴随着一阵视线翻转,神谷未来再度恢复正常视野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躺进了北川寺的被窝之中。
  
  “已经很晚了,睡吧。”北川寺语气平静地提示道,接着伸出手将灯摁灭。
  
  呼
  
  呼
  
  呼
  
  世界一瞬间又安静了。
  
  除了自己呼吸声与心跳声外,神谷未来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紧张过度导致了耳鸣。
  
  神谷未来浑身僵硬,一动都不敢动。
  
  近。
  
  太近了。
  
  原本她是打算离北川寺远一点,结果这一被拉,反而更加贴近北川寺了。
  
  这算什么事啊?!
  
  她发出意义不明的嘀咕声,嗫嚅着樱粉色的唇瓣,接着又小心翼翼地缩了缩颈子。
  
  神谷未来能明显感受到北川寺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这让她根本不敢抬起头,只能像一只小动物一样蜷起自己的身子,努力地想要守住自己身下的这一小块地方。
  
  但越是这样,她退出去的就越多。
  
  又过了两分钟
  
  “你要出去了。”一直注视着神谷未来动作的北川寺提醒一句。
  
  经过北川寺这一提醒,神谷未来身子蜷着向里面艰难地靠近了一厘米。
  
  是真的十分艰难地向前挪动了一厘米。
  
  北川寺见了也是微微叹气。
  
  他直接伸手将神谷未来再次拉到身边:“就这样了,太晚了,休息吧。”
  
  “”神谷未来。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她战战兢兢地抬起自己的视线。
  
  不知何时北川寺已经躺着闭上了双眼。
  
  北川寺的睡相非常规矩,手就平平地放着,也没有打呼亦或是乱摸的习惯。
  
  寺君竟然还真的睡得着。
  
  神谷未来有些泄气。
  
  好歹自己也算是个女孩子,北川寺就这样简单睡着,与她这边心猿意马的感觉完全不同啊!
  
  不过
  
  这样其实也还算不错。
  
  神谷未来瞥了一眼北川寺,原本翻腾着的思绪终于稳定下来。
  
  不安感被刚才的紧张感吹飞,伴随着北川寺沉沉睡去,她的心情也总算平复下来。
  
  可就算北川寺睡着了,她也不敢对北川寺做些什么。
  
  毕竟那可是北川寺,要是他根本没睡着自己该怎么办?到时候不是更尴尬吗?
  
  神谷未来又动了动身子,小心地贴到北川寺内围。
  
  然后她又蜷缩成小小的一团,闭上了双眼。
  
  睡觉吧。
  
  她将心神放空。
  
  只要在北川寺旁边,这件事似乎就很容易做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神谷未来很快就落入梦乡之中。
  
  就在神谷未来完全沉入睡眠的那一刻,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北川寺睁开双瞳,稍微侧头看了一眼蜷成一团的神谷未来。
  
  不安与担忧还是下意识地残留在她的脸上。
  
  想来她还是十分担心自己在外的父母吧。
  
  而且这个睡相
  
  北川寺摇了摇头,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向她那边扯了扯。
  
  做完这些后,北川寺才算是正式进入睡眠状态中。
  
  夜晚难以言喻的安静
  
  翌日,北川寺按照自己的生物钟早早地起床了。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神谷未来竟然起得比他还早。
  
  “早上好,寺君。”穿戴整齐的神谷未来神采奕奕地对着北川寺打了一声招呼。
  
  看来对方昨天睡眠质量还算不错。
  
  北川寺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接着他走到内室换好衣服后才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挺早的吧。”神谷未来眼珠子一转,只是含糊地说道。
  
  见她这副样子,北川寺不在意地拍了拍墙壁上的神乐铃。
  
  “好啦好啦!我全部都说,我全部都说就是了,你不要再问莳绘小姐了。”
  
  神谷未来面色一变,跑过来拦住北川寺想要发问的动作。
  
  她将事情的大概告诉了北川寺。
  
  其实她今天大概五点半就起床了。
  
  最主要的还是去翻阅手机中有关于伊晦岛的线索。
  
  但那无疑是白费功夫。
  
  在冲绳的任何一条新闻之上都没有记录有关伊晦岛的消息。
  
  正如神谷未来一开始所说,伊晦岛本就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岛,几百年流传下来的悠远民俗到现在都还没有人前去揭晓。
  
  唯一能当做资料的,或许就是神谷未来手机上面的那几张关于伊晦小岛的照片了。
  
  由于昨天太晚了,所以北川寺实际上并没有去看这些伊晦岛的照片。
  
  北川寺洗漱过后拿起神谷未来的手机,开始查阅她父母在正式前往伊晦岛之前所采风留下的照片。
  
  海水波光粼粼与天际处连成一线,天空一派蔚蓝群青之色,一股开阔壮丽的感觉油然而生。
  
  在这一派难得的海天一色的景象之下,漂浮着一座岛屿。
  
  那是一座有着馥郁森林的岛屿。
  
  远处高耸而起的灯塔白闪闪的,看上去无比显眼。
  
  而面前则是停泊着渔船的朴素小港口。
  
  港口附近分散着密集的和风着白墙村落。
  
  这是一张伊晦岛正面的照片。
  
  北川寺手指滑动,将照片滑到下一张。
  
  这是一张局部照片,和风房屋看上去格外有韵味,围炉里之上悬落铁丝,架在铁锅两边,平时便是用以取暖、开水之用。
  
  北川寺再度滑动。
  
  局部照。
  
  再来。
  
  正面照
  
  继续。
  
  局部照。
  
  再继续向下看去的话,就大部分是普通的局部照片了。
  
  整体照片除了一开始那张还算像模像样,其他的都像是在敷衍一样。
  
  但这个时候问题的关键就来了。
  
  “怎么一张小岛背部的照片都没有。”北川寺不管怎么翻,都只是已经看厌了的局部土风民俗照片,根本就没有小岛后半面的一张照片。
  
  这是为什么?
  
  难不成只是单纯没拍到?
  
  北川寺将手机上面的照片发送给自己一份后,接着将其还给了神谷未来。
  
  “怎么样?寺君,发现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了吗?”
  
  “暂时没有。”北川寺摇了摇头。
  
  他不是神仙,只是看点风景照片就能推算出实地情况。
  
  “是吗?”神谷未来的表情多少有些失落。
  
  过了一会儿后她又打起精神,像是给自己加油鼓劲道:“没事,寺君不是说了吗,今天是要找到三色院小姐姑妈的日子,从她那里说不定能得到一些关于伊晦岛的消息。”
  
  其实现在还不确定三色院的生母是不是伊晦岛的住民,顶多有大概率是,但神谷未来要这么说,北川寺也就没有去纠正她的错误。
  
  至少现在她还能打起精神来,这就足够了。
  
  两个人迅速地吃好早餐,接着在平坂一郎安排的车辆下,一路向着早川家而去。
  
  约莫二十分钟后,北川寺再度来到早川家。
  
  早川诚一如昨天一样站在门口等候着北川寺。
  
  他一见北川寺下车就格外亲热地迎了上来,同时与神谷未来也是打了一声招呼。
  
  三人重新来到会客室
  
  早川诚也没有墨迹,开口就说出了北川寺目前最关心的情报:
  
  “关于北川君你请求的事情,我已经全部办好了,三色院天子的姑妈,也就是三色院北乃对方现在的居住地还有联络方式那些都在这份文件之中,北川法师可以看一眼。”
  
  他的诚意十足,直接将一个胀鼓鼓的黄色封包从办公桌取出,放在北川寺与神谷未来的面前。
  
  在这里面,说不定就有关于伊晦岛的线索。
  
  北川寺与神谷未来对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