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师修武 > 第二十七章符师 二

第二十七章符师 二


  今天是学中会考第三天,学府生活明天就会回复正轨,上五修二,相信明天自己接受到的挑战会更多。不过以苏离这些院首心中的高傲,以及殿主的法令,他们也不至于拉低身段,现在就来挑战自己这个拥有三条武神元的魂师。
  张武现在担心的是苏婉秋,明天她可就从兽神府出来了,两人的误会已经没法用语言来解释,如果她杀过来找自己,除了捏碎党武给的信物保命,好像在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老祖宗,你刚才怎么不帮我挑选武术?”张武心中询问。
  周天易罗道:“这明都府内强者如云,典藏阁是明都府的重地,我感觉到有能够发现我的存在。不过那个形意拳非常适合现在的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张武还是懂得。就算周天易罗再不济,那也是一个神器胚胎,该低调的时候还的低调。
  “你觉得我现在修炼形意拳好,还是去修元塔凝聚第四武神元好?”张武再次出声询问,这是目前张武能最快提升实力的方式。
  “都不好!”周天易罗一口否决。
  张武静等下文,周天易罗道:“你忘了你的身份了吗?你是张家人,魂师才是你的根本,以你现在的神魂强度,完全可以画二级符咒,刚刚你得到的七百年妖兽精血和妖核非常不错,有一道符咒正好适合它们,有了它,你的战斗实力翻倍不是问题。”
  “而且还有一点,兽神说过如果你的神魂修炼不够,便暂停兽神变的修炼,凝聚第三条武神元的时候兽神劲的作用已经很小了,以你现在的神魂去凝聚第四条武神元,很有可能会受伤。”
  张武竟然无言以对,这老家伙,果然人老成精,拐了个弯骂自己不务正业,耽误神魂修炼。
  当即张武向观文殿走去,目前那里是他最好的修炼场所。
  观文殿雅室
  张武取出纸笔还有一个古朴的砚台,这都是老爹留下来的。
  按照周天易罗所言,张武将七百年的妖兽精血和妖核放在桌子上。
  符咒是以符笔为器,朱砂为引,符纸为载体刻画出来。
  符纸是普通黄纸,按照周天易罗所言,只要水平到位,符咒可以画在任何地方。
  符笔对于符师而言是最为贴切的武器,张武用的是老爹的遗物。
  朱砂自然不是普通朱砂,是以妖兽精血为引,需要符师自己通过特殊手段炼制。
  朱砂是画符的关键,更是成功画出符咒的关键。
  “记住我刚才说的了吗?”周天易罗交代很多细节之后再次问道。

  张武有些木讷的点点头,直接用妖兽精血也能充当朱砂,但如果能融合妖核,朱砂将会更加完美,画符的成功率和符咒的效果都会有所提高。
  “记住了,我试试。”
  张武打开瓶盖将里面的妖兽精血倒入砚台,接着将妖核放到里面,弄完这些按照周天易罗所言端起砚台放到胸前开始冥想太上玄灵宝录。
  张武魂力进入砚台之中,那平静的寸方砚台像是激起滔天海浪的汪洋大海,强烈的神魂波动豁然被引动,一只灰色影子从妖核中迸发出来,进入张武大脑。
  石斑膏,一种爬行类素食妖兽,四肢短小,行动缓慢。但拥有特殊天赋,外表可瞬间幻化成坚硬的岩石,同修为的妖兽无法破其防御。
  石斑膏一声怒吼,张武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冥想的游离七重天魂力要被击溃,不过张武还是按照周天易罗所言,坚守本心,全神贯注的冥想太上玄灵宝录。
  妖兽修炼一生的力量都保存在妖核里面,这可是一只完整的七百年妖灵,一个不小心,妖灵会吞噬他的神魂,夺舍取而代之。
  张武冥想太上玄灵宝录十年,神魂虽然只有游离七重天,但根基稳固,非常人所能及。
  与石斑膏妖灵相持三个小时,石斑膏最终不敌,妖灵被张武吞噬,冥想太上玄灵宝录,七百年的妖灵成为神魂的大补之物,这可比千滴清灵液蕴含的妖灵之力强大多了,他感觉到魂力有了明显的精进。
  妖核中蕴含的庞大力量全部融合在精血之中,砚台里面的精血看上去色泽更加引人瞩目。
  “呼!”张武深呼一口气。
  周天易罗的声音第一时间传来:“怎么样,七百年的妖灵,足矣让神魂提升一大截啊!”
  张武睁看眼睛,感觉神清气爽。
  看着砚台中的妖兽精血,他感觉一切都值了,而且冥冥之中感觉和朱砂之间有了些许联系。
  “你说的石化符,快拿出来。”张武有些期待。
  周天易罗道:“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张武拿出周天易罗,周天易罗自身白光闪烁,接着在周天易罗上面便显现出一个图案,线条弯弯曲曲,很是复杂。
  张武接触过的符咒不在少数,一眼就看出这石化符不简单。
  当即仔细观摩,十分钟后,张武第一次提笔,蘸取朱砂,集中魂力开始尝试画符。
  “刷!刷!刷!”
  张武三笔落下,刚刚画完符头,符纸直接自燃起来。
  换张符纸,张武调整形态,提笔继续画符,如此一次次落笔,当张武第25次失败时,因为魂力消耗太大,有些无法集中精力,这才收起所有工具,盘膝而坐,开始冥想太上玄灵宝录。
  张武离开观文殿的时候已经是月上西楼,回到学舍众人已经进入梦乡,他也悄然入梦。
  第二天一切恢复正轨,原癸院名字已经改为甲院,张武进入学院,众人看他的目光充满了感激,张武笑着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当他看到下一个走进学院的人时,吓得他差点把吃的早餐喷了出来。
  “老师好!”
  身为院首的卡罗尔喝道,众人起身行礼,癸院一共21人,问候声史无前例的高涨,这是张武在学院三个月所没有听到的。
  出现在讲堂上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身穿院士服,精短的头发显露出她干练,脸上带着莫名的自信,一副女强人模样。
  这个人众人都认识,不要说朝天殿一个学院,就是整个明都府没有人不知道她。
  嵇乐,整个明都府最漂亮的年轻女院士之一,最重要的是她单身。
  “你是甲院院首?”嵇乐看着卡罗尔,脆声问道。
  以往进入学院倒头就睡的卡罗尔,此刻精神百倍,尽量收腹挺腰:“是的。”
  嵇乐走到卡罗尔身边,围着他转了三圈:“这届朝天殿学员这么废吗?你一个刚刚突破阴阳虚境的魂师,竟然能够能够获得殿首之位,看来这明都府的衰败是有原因的。”
  “咳咳!”
  卡罗尔尴尬而不失礼貌的一笑,指向另一侧:“老师,你错了,院首是我,殿首是这位。”
  嵇乐轻哦一声,朝着卡罗尔指的方向望去,一个学子,埋头在桌子下面,脑袋上扣着本书。
  “这倒是让我长见识了,学院里面实力最强的竟然不是院首,这位学子叫什么名字啊?”
  张武还以为小姨是来找自己,怕给后者惹麻烦,这才躲了起来,没想到后者直接找本殿首,这…
  张武慢慢站起身来,挪开手上的书卷:“鄙人不才,姓张名武。”
  “噗!”
  嵇乐看到张武本人,第一时间乐出笑来,指着张武:“怎么会是你?你获得朝天殿殿首,这是在逗我玩吗?”
  张武内心那个火,别人看不起我,你这个亲亲的小姨也看不起:“如假包换,本人就是货真价实的朝天殿殿首。”
  嵇乐上下打量张武,因为张家人的缘故,她对张武只有抚养之意,保证她在明都府完成三年学业即可,至于怎么个活法,她从来不想关注。
  安排张武到明都府后,上次从苏婉秋手中把他带走,两人是第二次巧遇,此次算是第三次打照面,没想到后者能给自己带来这么个惊喜。
  “就是你要求换院长的?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毁了一个老师的前程?”嵇乐义正言辞的说道。
  张武收起嬉笑,认真道:“老师,少年强则国强,如果我们在让他带下去,毁的可不止是我们这些少年,是大明王朝的基业。”
  卡罗尔声援助威:“老师,此事是我们整个甲院所有学子共同的请求,为人师表,误人子弟。”
  “哼,你们当真厉害,连学院资历最老的魂师都能换掉,按照你们的要求,我带你们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学年吧?”嵆乐扫视一圈,每个学子脸上好像没写怕字,反而有些兴奋。
  “嵇老师,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是我们的院长了?”卡罗尔有些语无伦次。
  嵆乐柳眉一横:“怎么,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清楚!清楚!”卡罗尔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嵆乐不仅仅是明都府最年轻漂亮的单身女学士,更是最为年轻的魂师强者,奉天殿癸院院长。
  嵆乐走到讲堂,优美的声音响彻整个学院:“学院魂师教资有限,我现在兼职你们朝天殿甲院魂师的修炼,现在开始上课。”
  出奇的,今日上课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犯困,每个人精神头十足,全神贯注的听着嵇乐讲课,头疼的只有张武一人。
  如果知道换来的老师是小姨嵆乐,他宁肯被公孙老贼继续摧残。
  “你们当中有不少人达到了突破瓶颈,现在又有修元塔相助,我相信你们用不了多久修为都会有所提升。那我就给你们详细说一下魂师修炼的第二阶段。游离九重天之后就是阴阳太虚境,神魂一旦晋升阴阳太虚境,再施展出专属的二级魂技,你们就可以称为真正的二级魂师了。”
  “阴阳太虚境详细分为阴虚境和阳虚境,至于魂师的二级魂技,魂师九脉,各有各的不同。我是召唤流五级魂师,但对于各脉都有所研究,有问题随时提问,我现在详细介绍一下阴虚境。”
  早上四个小时理论教育,两小时一节,都有不同的老师来授课,有修炼基础,妖兽理论,异物百科,战斗理论等,共计七门课程。
  下午学子各自安排修炼,比较自由。。
  早上嵇乐讲了四小时的课,张武收获颇丰,出乎意料的时苏婉秋和各院学子竟然都没有来找事。
  下课的时候嵇乐特意吩咐,殿首张武去趟她的办公室,张武只能乖乖的尾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