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转为魔 > 第六十六章 给你一份机缘,敢接否?

第六十六章 给你一份机缘,敢接否?


  孟寻的话语略显荒诞且极为嚣张,没人相信一个刚刚突破养气境的人竟然敢对萧安洛说出这样的话。
  生死战你我尚可一战,切磋你不是我的对手。
  这是多么**裸的挑衅与不屑啊。狂傲、自负、目中无人类似这样的词汇贴在孟寻的身上怎么都不过分。
  萧安洛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不顾屠天露出稍显厌恶的表情搭着屠天的肩膀笑道:“屠天,我还是第一次被人看不起呢。”
  众人看着萧安洛异常反常的表情不禁为孟寻捏了一把冷汗。
  萧安洛的生猛和威名并不是靠出众的天赋被人捧出来的,与屠天不同,屠天之名惊才艳艳,当初洞天圣子与之一战在屠天的手下没走过一招就败北,自此屠天名声大阵。
  而萧安洛是靠一路的杀伐拼搏出来的,萧安洛成名路上尽是累累白骨和成河的鲜血。
  “孟寻。”雪岚有些担心,她与萧安洛说起来还是挺熟的,两家是世交,小时候萧安洛还经常与她的哥哥有来往,不过自从萧安洛派入玄天福地就与雪银装很少有来往了,因为萧安洛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
  萧安洛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然的话他可不会在江澜修真国闯出如此赫赫凶名,要不是有萧家和雪家在,萧安洛估计早就被江澜修真国的修士安上个邪修的名号。
  孟寻对雪岚的担心熟视无睹,说心里话,他刚刚突破正渴望着一场战斗来评判他现在的实力到底如何。毕竟自己的修为有时候会产生误差,或是夸大或是低估都会有,毕竟自己只是局中人,能够看清自己的人整个世上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呢?就算是圣人也不敢妄称看透自己,所以才会有圣人说吾日三省吾身这样的圣人语录。
  “孟寻,其实对你还是挺好奇的。三个月前你仅仅是一个凡人国度的山村野小子,然而三个月之后的今天,你竟然要摇身一变成为养气境的修士。很难想象你到底经历了什么让你就像是变一个人模样。自你成为修士后,战绩也颇为不俗,越境之战对你来说犹如家常便饭,而且还鲜有败绩。败退血月老祖,当下汪谭林长老一击,击败绝天六煞之首,与绝天圣子华宸斗的不相上下,年青一代又有几人有你这样辉煌的战绩。”
  萧安洛像是在说故事一样娓娓道来,他虽然不想屠天那样不善言语,但对于杀伐果断的人来说,说话絮絮叨叨是绝无可能的,可萧安洛偏偏就说了半天。
  “如果你打算用这些战绩当做是你挑战我的信心,让你认为可以与我比肩,那只能说明你太高估了自己,也小觑了我。”萧安洛的言语终于平静,变得凛冽就像数九寒冬中的北风,吹得人全身冰寒。

  “萧大哥。”雪岚颇为紧张的看着萧安洛,眼中尽是担心与祈求。
  萧安洛朝着雪岚咧嘴一笑道:“小岚儿放心,你萧大哥出手是有方寸的,可不能把你的小心上人给打残打废咯,不然你大哥会找我麻烦的。”
  雪岚听被萧安洛调侃一番俏脸通红,得到萧安洛的肯定答复,她也就放心了,只是最后听见萧安洛提到她的大哥雪银装就有些疑惑。旋即了然,萧安洛之所以能够对孟寻如此了解,想必是雪银装将孟寻的资料都给萧安洛了吧。
  孟寻微微皱眉,“废话真多。”
  萧安洛剑眉一挑,刚才还笑眯眯的摸着雪岚的小脑袋,下一刻就站在孟寻的面前,面对面,两人只有一拳之隔。
  “小子,总要尊敬一下前辈。”萧安洛一拳砸下毫无征兆,但在他出拳后,众人所在的浮空小岛都在微微的颤抖,朝着左边倾斜。
  这一拳萧安洛使出了七分力,他不打算出全力又想给孟寻一个下马威,毕竟被孟寻三番两次的小觑,就算是泥人也得生出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他萧安洛。
  然后让他与众人没想到的是,这一拳竟然挥空了。
  孟寻与萧安洛相距只有一拳之隔,而萧安洛出拳又毫无征兆,饶是如此还是被孟寻躲了过去。
  下一秒,萧安洛转过身去有趣的看着站在屋顶的孟寻轻声道:“最起码也是地级的身法秘技,孟寻我真的是对你越来越好奇了。”
  萧安洛是典型的实战派,眼光老辣且独到,一招试探一下便知晓孟寻修有地级的身法秘技。
  众人心中皆是大呼孟寻强大变态,他们本以为孟寻那句话只是单纯的怄气,现在才知道孟寻是对自己的实力足够有自信。他们心中甚至升起这样一个自认荒谬的想法:说不定真的如孟寻所说,生死战你我尚可一战,切磋你不是我的对手。
  屠天看着萧安洛与孟寻两人,浮空小岛上六人,就属他修为最高,实力同样也是最强,一眼就瞧出,刚才两人交手后谁占上风谁落了下风。
  毫无疑问,萧安洛突然出手想给孟寻一记下马威,却被孟寻无惊无险的化解了。这不禁让他人对孟寻高看一手,也让相当于出手偷袭的萧安洛落了个下乘。
  “看来我是真的小觑你了!”萧安洛咧嘴一笑,笑容有些狰狞与残酷。他单膝跪地,手放在地面,猛地做出抓剑的手势又迅速拔剑,他竟然从地中拔出一柄宽阔的石剑。
  这一招很是华丽,却不是华而不实,萧安洛的气包裹着石剑,石剑无锋大巧不工,就是这样随便用石头堆积在一起的石剑,在萧安洛的手中却让人生气一股法器道兵的错觉。
  孟寻对于萧安洛的这一手并没有被惊艳到,也没有慌乱,既然萧安洛要以剑讨教,孟寻也不会吝啬,隐藏在长袖中的袖剑滑落至手心,袖剑断儿锋利极其适合刺杀,近身拼杀也是格外的灵活,一寸短一寸险就是说孟寻手中的袖剑。
  “孟寻,如果你能打败我……不,你能在我手下保持不败,我就给你一个大机缘。”萧安洛见到孟寻终于要动真格的,心情大好并给下一个诺言。
  江澜修真国一直流传这样的一句话,得千金不如得萧安洛一诺,说出此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雪家的长房长孙雪银装说的。
  雪岚也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萧安洛会允许这样的承诺便扯着嗓子朝着孟寻大喊道:“孟寻,一定打败……保持不败啊。”
  萧安洛嘴角扬起一抹难以捕捉的弧度淡淡的道:“能够在我的手下保持不败就是这次机缘的通行证。”
  孟寻也有些好奇这位被江澜修真国称之为妖孽的年轻人到底会拿出什么样的机缘给他。
  “既然如此,那就打败你好了!”孟寻剑尖指着萧安洛,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身形便消失在屋顶。
  九幽步随着孟寻境界的突破而得到很大的突破,不仅是在速度上,同样也在耐力上。
  “哼。”萧安洛轻哼一声,眼神瞥向左后方,手中石剑反握,朝身后重重一刺。原本无锋的石剑,陡然变得锋利无比,破空之声凌厉且刺耳。
  孟寻尽管在脸上表现的非常平静,实则心中已经波涛汹涌,他万万没有想到在施展九幽步的超高速情况下,竟然还是被萧安洛捕捉到了踪迹并且萧安洛出手非常的果断,快准狠,石剑猛地砸向孟寻。
  “踏水而行!”
  孟寻挥着袖剑转了一圈,在身前形成水面一样的灵力屏障想要当下萧安洛这一剑,然而石剑的威力太过强大,重重的砸在灵力屏障上,灵力屏障波光粼粼,紧接着波动越发强烈就像是朝着湖面投下了一颗大石头一般。
  萧安洛手中的石剑就是那一块大石头,将孟寻面前的灵力屏障砸的粉碎,并且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继续朝着孟寻刺去,大有直捣黄龙之势。
  孟寻神情微凛,脚尖点地身躯就像是纸片一般超后方掠去,在稍微拉开与萧安洛的之间的距离后,孟寻双目圆瞪做出怒目金刚之势,身后一尊金色佛陀拔地而起,金光普照佛光漫天。
  “大日如来……拳。”
  萧安洛出剑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孟寻都开不及蓄势,只能凭借着肉身的强悍挥出一拳,佛陀金色那宛如小山一般的金色拳头撞上萧安洛的石剑就像是人的一只手碾压蚂蚁一样。
  然而这个蚂蚁不仅没被碾死,而且还击退了出手的人。
  孟寻往后暴退一步,脸色佛陀被打回身体内,金光还未散去,孟寻的身躯就像是金子浇铸一般闪闪发光。
  萧安洛站在孟旭的右侧不远处的地方,依旧握着石剑,当他踏出一步时,石剑的剑尖突然脱落,然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石剑破碎开来,变成一颗颗石头,唯有剑柄还握在萧安洛的手中。
  萧安洛愣愣的看了手中只剩下剑柄的石剑,将剑柄扔在孟寻的脚边转过身去道:“不错,看来我还是真的小觑你了,三天后,来找我,小岚儿知道我住哪。”
  萧安洛战的很畅快,走的也很潇洒,他背对众人摆摆手,缓缓抬起头望向流光溢彩的天空,嘴角噙着一抹笑容,“屠天,有他在以后就不会觉得无趣了。”
  一旁的屠天依旧像是一个面瘫一样面无表情,“他怎么样?”
  “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啊?”萧安洛有些好奇。
  屠天薄薄的嘴唇轻抿,“没看出太多名堂,就比如最后他那一拳是怎么把你的石剑击碎的。”
  “哦!”萧安洛吃了一惊瞅着屠天笑道:“你竟然一次性说了这么多的话,稀奇啊。”
  “无聊!”屠天甚至连白眼都难得给萧安洛,速度稍微加快,将萧安洛丢在身后。
  萧安洛哈哈一笑追了上来,也不管屠天是否乐意就搭着他的肩膀,逐渐收敛起笑容认真的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只是那一拳,是真的强啊。”
  “哼!”屠天嘴巴微微翘起,速度陡然加快化身长虹,将萧安洛撇在身后消失不见。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